男生日志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文章 > 空间日志 > 男生日志>木槿花里的秘密

木槿花里的秘密

时间:2014-06-29 00:23 阅读: 2次 评论: 0条

  有女同车,颜如舜华,将翱将翔,佩玉琼琚。《诗经》里仅仅四句,便给我们勾勒出了木槿花般美丽的一位女子,生动而又形象的画面。想要写她,也是许久了的,只是,大凡触动我心扉的事物,我总是先要做小心翼翼封存,然后才可接受将其一点点的呈现,直至动笔,依然是在踌躇,生怕自己言词浅陋,不能将这桩心事如愿倾诉出来。

  ——序言

  她是喜欢在耳边别一朵木槿花的,最起码,在我的记忆里,她是的。

  她一直喜欢梳一头直发,发丝很长,垂垂的披在肩上。她从来也不笑,更不与人说话,即便是有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说:“神经病”,她也依然是一副没听到的模样,目无表情的闷闷走过。她发病的时候不多,所以是不时常看到的,能看到的最多的时候,也就是她这个样子了。若不是耳际的那朵木槿花,很难让人联想到,当年那木槿花般娇艳的少女……

  那一年,木槿花似乎开的特别鲜艳,一团团,一簇簇,印红了那整个夏天。她裹一条水绿色的裙子,柔顺的长发瀑布般披在肩上,调皮的将一朵粉红的木槿花别在耳边。轻柔的和风吹来,拂到她白嫩的脸上,她在丛中笑,发丝飞扬,就是一朵最娇艳的木槿花。

  也就是在那一年,她退了学,去了远方。她有她的梦想与希望,她的梦想在远方,在那远远几千里之外的海滨城市,她相信,那无数的红红绿绿的霓虹灯里,总有为她闪烁的那一颗,带着满腔的热情与希望,她执着着她的理想,义无反顾的坚定着她的信念。

  现实总是很骨感,又或许是她融入的姿势太平凡,她就像一颗渺小的石子投入大海,落入无声,没有激起任何的浪花。那一年,她正好十七,如花似玉般的年龄,如花似玉般的容貌。家里开始寄信过来:回来吧,小镇已经开发,建了工厂,好多同龄姐妹都被招进厂里,待遇也不低。又或是:村里最能干的小二哥托媒人来家里提亲,许诺下了,聘礼一大堆呢。一封封承载着热情洋溢的捷报飞扬过海而来,却又一一都被委婉回绝,委婉而又坚定,不容动摇,直到后来。

  后来的事情,都是在听说里发生的,听说,她在那边找着了男朋友,很体贴,模样也好,听说,她辞掉了原来的工作,换了一家很好的公司上班,听说,她与男朋友分手了,不知是为何种原因,听说,她丢了工作,生活的很拮据,听说,她遇到了很多困难,找不着可以帮助的人,往家里打电话时只是哭……然而,所有的听说都只是听说,没有人看见,也没有人去验证真实,直到她回来。

  她终究是要回来的,而且还是在夏天,木槿花依然鲜艳的开着。只是,她的到来,却不再像石子投入大海,而是像一个霹雳在村里炸开了窝,很长一段时间,村里都在流传关于她发病的原因,各种版本,等等不一,面对波涛般汹涌的流言蜚语,她只是一言不发,独将无限想象留给了人们,更或许,是她自己也已经将前事遗忘,记忆清零。无论多么津津乐道的话题,终归都会有厌倦的一天,更何况,大多数的时候,人们都是只关心自己,渐渐地,有关于她的传闻越来越少,而她本人,也逐渐被人们所遗忘。

  她就那么的深居寡出,年复一年,只有在他父亲扯着嗓子骂她的时候,人们才会想起,还有这么一个她是存在的。她的父亲,那个大嗓门的高个子男人,最常骂她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有没有长脑子?能不能长点脑子?”他重复着,恨恨的,像是要打她,中间是她母亲劝解的声音,夹带着哭腔:“你要打她就打我好了,造孽呀,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爷俩的,这辈子要我如此偿还……”面对这一切,她只当是没有看见,又或是完全与她不相关,自顾自的整理整理头发,只捡拾那一地的被父亲揉烂了的木槿花……

  最后一次见她,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,她依然是梳着很整齐的直发,并且还穿了一条水绿色的新裙子。她在花丛中穿梭,轻快地步子像是飞盈,她应该是心情很好,居然抚弄着一朵娇艳的木槿花,窃窃私语起来,不知她都说了些什么,说着说着竟然脸颊绯红,自顾自的笑了。难得见她如此开怀的笑,光是两颊上荡起的那抹醉人的娇羞,便已足够将人感动到心底。清风拂过,吹到她羞红的脸上,发丝飞扬,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木槿花般娇艳的少女。

  也许,谁都没有猜对她发病的原因,所有的流传都只是杜撰;也许,她并非是将前世遗忘,只是将往事独自窖藏,不愿任何人分享;更或许,只有木槿花知道她的秘密,她早已将秘密隐藏到了木槿花的花瓣里。也许依然只是也许,没有人再愿意挖掘她的秘密,哪怕是将她记起,毕竟,大多数时候,人们所关心的都只是自己。想必,她也一定知道,不是所有的人,都可以像木槿花般,可以为她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反反复复开着……

上一篇:我愿意 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深度阅读